<span id='dgzm1'></span>
  1. <tr id='dgzm1'><strong id='dgzm1'></strong><small id='dgzm1'></small><button id='dgzm1'></button><li id='dgzm1'><noscript id='dgzm1'><big id='dgzm1'></big><dt id='dgzm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gzm1'><table id='dgzm1'><blockquote id='dgzm1'><tbody id='dgzm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gzm1'></u><kbd id='dgzm1'><kbd id='dgzm1'></kbd></kbd>
  2. <i id='dgzm1'></i>

  3. <ins id='dgzm1'></ins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dgzm1'><em id='dgzm1'></em><td id='dgzm1'><div id='dgzm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gzm1'><big id='dgzm1'><big id='dgzm1'></big><legend id='dgzm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dgzm1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dgzm1'><strong id='dgzm1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dl id='dgzm1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dgzm1'><div id='dgzm1'><ins id='dgzm1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陳世美與秦香蓮的故事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  北宋年間,河南陳傢莊有一戶人傢。丈夫名叫陳世美,妻子叫做秦香蓮,堂上雙親,膝下一雙兒女。雖是小康人傢,日子也過得去。
            這陳世美是個讀書人,自小飽讀詩書,滿腹經綸,一心想趕考做官,把傢務事全推給秦香蓮。好一個賢惠的秦香蓮,上敬父母高堂,下撫一雙兒女,還時常關照夫君,一傢重擔挑在肩上,從無一點怨言,把這個傢裡內外上下整理得井井有條。
            公婆都誇她是個賢惠的好媳婦,陳世美也心喜有一個賢內助,兒女都說她是位好母親。一個傢庭,在秦香蓮照料下,日子過得和和美美。
            大考的年頭,陳世美拜別雙親、妻子與兒女,來到京城應試。陳世美上京趕考,一去三年無音信。秦香蓮在傢裡含辛茹苦,窮耕苦織,奉養公婆和撫育兒女。不料連年災荒,公婆都餓死瞭。秦香蓮草草埋葬瞭兩個老人,然後帶領著兒子冬哥和女兒春妹,一路跋山涉水,沿途求乞,到京城(汴梁)來找尋自己的丈夫。
            功夫不負有心人,一下子考中瞭狀元。陳世美考中狀元,身價一下子變瞭,心也同時變瞭。皇帝見狀元郎一表人才,就決定招他為駙馬。
            為瞭當上駙馬爺,陳世美編造瞭一套謊話,說什麼自幼父母雙亡,一直苦讀詩書,並無婚配等等。看來,真是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,陳世美一通假話,騙過皇帝,順順當當地做上瞭駙馬爺。
            住在豪華的駙馬府,白天有數十名童仆丫鬟侍候,晚上有嬌滴滴的金枝玉葉陪眠,吃的是山珍海味,穿的是綾羅綢緞,陳世美過上瞭神仙般的生活,什麼父母呀,妻子啊,兒女呀,統統都被他拋到爪哇國去瞭。
            陳世美一走,幾年沒有一絲音信,父母天天盼兒子,秦香蓮也日夜望夫君早日回歸,他們哪裡知道,在陳世美的檔案中,父母已是早死掉的亡魂,妻子也是不存在的幽靈。
            接著出現兩年大旱,陳世美父母相繼去世,秦香蓮安葬好公婆後,聞聽陳世美在京城作瞭大官,傢鄉也實在活不下去瞭,隻好帶著一對兒女千裡迢迢來到京城。
            這一路的辛苦不用說瞭,秦香蓮到京城的第一天,就從客店店主張元龍的口中打聽到陳世美已經中瞭狀元,並且被招為駙馬。香蓮聽到這個消息以後,又喜又驚:喜的是丈夫的下落已明,驚的是陳世美做瞭駙馬。秦香蓮在京城舉目無親,隻好硬著頭皮,又氣又恨地來到駙馬府。
            第二天早晨,張元龍帶著秦香蓮母子三人到駙馬府——紫墀宮找陳世美,但陳世美卻不讓他們進宮。
            一到門前,守門的狗腿子見秦香蓮一身爛破,又聽她說要見丈夫陳世美,就狗眼看人,認定秦香蓮是冒認官親,又是打又是罵,要趕走她們母子三人。恰巧陳世美這時出府,一見秦香蓮與自己的兒女,心中不由一驚。秦香蓮見到陳世美,大喊:"相公!相公!"兒女一見父親,一齊喊起:"爹爹!爹爹!"哪裡料道,陳世美臉色一黑,氣急敗壞地大罵門差:"你們怎麼讓一個瘋婦到駙馬府來搗亂!馬上給我亂棍打走!"可憐的秦香蓮,竟在親夫唆使的狗腿子的棍棒下,被趕走瞭。一霎時,真是天黑地暗,秦香蓮似跌入萬丈深淵,多想一死瞭之啊!但見一雙幼小的兒女,秦香蓮還得活下去。
            後來,由於門官的幫助,秦香蓮才闖進宮去。在紫墀宮裡,秦香蓮見到瞭離別三年的丈夫。陳世美不肯收留香蓮母子,要把他們攆出宮去。當時,秦香蓮心中雖然很痛苦,但仍然向陳世美訴說傢鄉連遭災荒和公婆雙雙餓死的不幸,希望陳世美能認下妻子兒女。面對著父母恩、夫妻情、兒女愛,陳世美也稍有感動。但當他一摸到自己頭上戴的烏紗帽和身上穿的蟒龍袍,想到瞭與皇姑成婚後的榮華富貴,便又狠心地把秦香蓮母子趕出宮去。秦香蓮被趕出宮後,在街上遇見瞭三朝元老、宰相王延齡朝罷回府,便攔轎控告陳世美。王延齡很同情秦香蓮的遭遇,便給她出瞭一條計策,叫香蓮假扮做一個賣唱的,在陳世美壽誕之日入宮唱訴。
            香蓮到京的第三天,正是陳世美壽辰之日,紫墀宮張燈結彩,鼓樂齊奏,賀客滿堂。宰相王延齡亦借賀壽為名,帶著香蓮進宮去在筵席前賣唱。盡管秦香蓮一字一淚的哭訴自己的身世和傢庭的苦難以至泣不成聲;盡管王延齡在旁多方婉言相勸,但陳世美卻是狗肺狼心,無動於衷,他不但數次想將香蓮趕出宮去,並且出言沖撞瞭王延齡。王延齡在盛怒之下,將自己的白紙扇一把交給秦香蓮,囑她到開封府府尹包拯處去告狀。陳世美見王延齡氣沖沖走出宮去,怕對自己不利。於是一面傳話州司衙門,將香蓮母子趕出京城;一面又派遣宮中武士韓祺去追殺香蓮、冬哥和春妹,企圖滅口。
            在京城郊外的一所古廟中,韓祺找到瞭秦香蓮母子三人。但經過香蓮的訴述以後,韓祺才恍然大悟:原來要殺的並不是陳世美的什麼仇人,而是陳世美的妻子兒女!韓祺左右為難:要殺香蓮母子嗎,不忍心下手,不殺嗎,鋼刀上又沒有血跡做回證。最後,為瞭不昧良心,不背正義,韓祺終於放走瞭秦香蓮母子,自己則引刀自刎而死。香蓮悲憤交加,咬牙切齒痛恨陳世美的惡行,她拿起瞭鋼刀,急奔開封府去告狀。這時候,開封府府尹包拯正從陳州放糧回來,一面讓秦香蓮去寫狀子,一面叫王朝去騙陳世美到開封府來。陳世美帶瞭上方寶劍,氣焰千丈地來與包拯相見。
            起初,包拯還正言相勸他認下香蓮。陳世美卻全不領情,不但堅決不認,並且倚仗皇權欺人。包公見陳世美執迷不悟,便傳令擊鼓升堂。在公堂上,秦香蓮理直氣壯地控訴瞭陳世美忘卻父母、不認妻兒、殺妻滅子三大罪狀;鐵證如山。但陳世美卻仗勢不受開封府的審理,且想在公堂上行兇殺害秦香蓮,包拯忍無可忍,便喝令劊子手打落陳世美頭上的烏紗帽,剝去他的蟒龍袍,用法繩把他捆綁瞭起來。跟隨陳世美來的內侍見勢不好,急忙跑回宮去報信。
            皇姑聞訊大驚,連忙擺瞭車輦,趕到開封府來討人;但包拯卻堅持不放陳世美,一定要為民伸冤。皇姑沒有辦法,隻得回轉車輦,去請她的母後。國太到瞭開封府,用威脅利誘都嚇不倒包拯,便蠻不講理,強奪冬哥和春妹;並且耍賴:不放陳駙馬,就坐守開封府不回宮。包拯見國太變瞭臉,左右為難,無可奈何,隻得捧過自己的俸銀三百兩贈與香蓮,勸她與兒女回傢。秦香蓮有冤無處訴,怨包拯也是個官官相護的人,並且退回銀兩。包拯聽瞭香蓮的話,愧憤交加。他寧願棄官丟職,也要為香蓮伸冤。
            包拯不顧國太與皇姑的阻止,一手摘下頭上的烏紗帽喝令開斬!這個貪圖榮華富貴,狠心殺妻滅子的陳世美,終於死在鐵面無私的包拯的虎頭鍘下
            包大人執法如山,不怕丟烏紗,硬是頂著國太、公主的天大壓力,殺瞭那負心欺君的陳世美,演出一幕流傳千古的"鍘美案".